赛车

无上鼎炉 第二百九十二章 你是墨尘!(求支持)

2019-12-02 15:20: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上鼎炉 第二百九十二章 你是墨尘!(求支持)

“海川,快动手吧,我们还要赶时间”始终站立不动的青年阴柔男子,听了墨尘的话却是没有云来海川这么理所当然的认为,在他的潜意识之中,这个相貌一相半隐在斗篷中的年轻人的那一声惊问,似乎更像是惊喜的嘲笑,虽然这种想法没有来由也很可笑,毕竟云来家族明面上是出尘帝国的五大家族之首,可实际上谁都之道几个月后他们就可以取代出尘皇室,成为这个帝国的又一尊贵血统,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与底蕴,又有谁取嘲笑云来家呢。

心中疑惑,云来破彬也并没多当回事,淡淡瞥了一眼墨尘后,颇为干脆的将心底的怪异感觉挥去,旋即手掌一挥两中成年男子便是陡然向墨尘暴射而来。

“真是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家族,你们跟云来破西都拥有同样的白痴血统,真是让我怕的不行啊”清澈双眸紧紧盯着从左右分别向自己袭来的凌冽劲风,墨尘冷冷一笑,沉然出声间,面对云来海川直击面门而来的掌风却是不管不顾,强大的灵魂力猛然激荡而出,在墨尘的脑海中两道暴涌的攻击突是颇为诡异的缓慢了下来。

墨尘知道这并不是云来海川两人的速度真的变慢了,而是自己的灵魂力突破到化武之阶,普通的成武七星之下武者的任何攻击,根本就逃不出他的感应,能够预先就知道对手的攻击脉络,一直站立不动的墨尘脸颊上露出了会笑的淡笑。

“去死吧xiao子,哈哈哈”云来海川见墨尘愣在原地,面对自己的攻击竟惊的一动不动,顿时就感少爷刚才的谨慎是多虚了,压迫而去的破风声涌到墨尘面庞之上,衣衫猎响间火红的掌印便是落在了墨尘身上。

嘣!

雄浑掌印轻易的将墨尘身体击穿而过,云来海川刚想大笑出声,脸色突是颇为僵硬起来,因为自己一击而过的人影竟在徐徐消散,而在消散的人影右侧少年戏虐的笑容突是印在了他的眼中。

怎么可能,他的速度怎么可能有这么快!云来海川瞳孔一突,惊骇之声还没有传出,就看到一张同样裹携着磅礴无气的火红掌印轰然砸在了他的胸堂上,迅疾无比的速度让他跟要没有任何躲避的可能。

嘣!

墨尘掌中呼啸旋转着破风声的掌印毫不留情的砸在云来海川的身上,结结实实的哧然一声,云来海川宽扩的胸堂被打得衣袍碎裂,随着一道沉闷的‘噗嗤’涌血传来,云来海川骨根咔咔的连断数根,恐怖的凹陷下去拳着深的血坑,云来海川不可思意的瞳孔霎时间便是萎靡大半,身体如同一发炮弹轰然砸在山壁之上。

“海川!啊,xiao子我让人不得好死”另一个花须男子速度慢了一步,当看到云来海川一个不防之下竟被墨尘轰成重伤,心中大骇的吼叫出声的同时,干枯的手掌之上森白色的元气赫然澎涨了一圈,猛然腥红的血瞳盯着墨尘毫无防奋的背后,终是露出一丝残忍的拍了下去。

“就你成武六星实力,还远远不够”墨尘一击得手,将云来海川打得半死,感觉到背后暴涌而来的澎湃攻击,躲避已不现实,身躯陡然一颤背后嘶啦作响,露出宽长幽蓝的卫魔剑身,磅礴的火红元气向着剑身之上暴涌而去,刹时间就凝结成了一个厚重的能量光盾。

铛……!

沉重的攻击从卫魔剑上传来,那如山般压迫的巨力让墨尘脚掌猛然向地下插数尺之深,身体被击得前涌了数米的距离,就被他豁然回身将劲气尺数散去。

“呵呵,你的攻击好像没有我想像的厉害呢,畏首畏尾的结果

,就是死!”墨尘森然大喝,他能够感觉到这两人虽都是成武六星的炼气修为,但真正的攻击力量,这个水系功法的花须男子比云来海川弱上不止一筹,全力一击轰在他剑上,竟只是让自己退了几步,虽然这其中很大的关系是自己元气光盾的阻挡,但从侧面也是印证了这个花须男子元气虚浮的可怕,相必不是依靠丹药突破,就是修炼的功法及旁门歪道,图一时突破之功不计往后的修炼大道,这种人墨尘杀一万个都不会累。

“跟你的伙伴去汇合吧……!”墨尘冷笑一落,脸庞陡然涌上古井无波的冰寒之色,甚至连背后的卫魔剑都没拔出,屈指成爪猛是向着花须男子的喉咙抓去。

云来海山脸色苍白,正如墨尘所说自己的真正的战力估计也只有成武五星而已,现在遇到墨尘这么变态的成武四星,惊恐无措之下已经认定墨尘是一个炼气强者隐藏修为,为的就是装猪吃老虎。一想到这些,云来海山就是双脚发抖,墨尘的速度太快,他除连连后退便是将求救的目光抗向云来家明珠一般的云来破彬少爷。

“废物!”云来破彬只是面色难看的冷喝了一声,先不说两人间这么远的距离他根本没法救,现在就算是能救他也犯嘀咕了,因为从墨尘的攻击中他同样感觉到了深深的寒意,这种寒意他只在比自己修为高的人身上感觉到过。

逃!这是云来破彬的唯一想法,虽然明白自己就这么一招不打回去之后很可能会被别人笑话,但跟他的命比起来,所谓的脸皮不要也罢,更何况只要自己走了,海川、海山两人一死,谁能知道他是逃走的呢。

这么一想,云来破彬盯着墨尘跟海山的瞳孔都是露出了残忍的怨毒,白袍中的手掌紧拧的腥红犯血,眼皮狠狠一抖之后,便是赫然转身疾速的向山谷之后的森林闪掠而去,只留一句充满不甘与怨毒的声音回荡在山谷中。

“海山,给我拖住他,本少爷若是安然回去家族,定然好好待你的家人。还有那个黑袍人,我不管你是谁,犯我云来家族唯有一死,天上地下你就等着逃命吧!”

“啊!不……”云来海山看着白袍青年消失在森林中的身影,后退的身躯抿被巨石挡住,回着看墨尘瞬间之间已经疾速而来的曲爪,那暴涌奔腾的可怖火红元气,让临危之时遭受背叛的他已经是升不起线毫的反抗能力,眼珠翻白轻易就是被墨尘遏制住。

“别,别杀我,大人我云来海山愿意给你当牛做马,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大人别……”云来海山已经斗志尽泄,被墨尘捏着双脚发软丝毫站立不稳,瞧他求饶的同时已经鼻涕眼泪齐涌而出,墨尘毫无表情的脸庞上微一皱眉,手上轻一用力咔嚓一声,将云来海山的脖子犹如木头般拧断,同时将他所有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我不需要牛马,最关键的是你这么丑的牛马”墨尘随意的将断气的云来海山丢到一旁,手中捏着一枚温凉的戒指,淡淡一笑便是回头看向那同样瞳孔瞪大死死盯着他的云来海川。

“你没有隐藏修为,真的是成武四星,你到低是谁”云来海川砸在碎石坑中,胸口那深陷的血红肉坑哧哧的正奔涌着热血,满脸污血艰难的张吐着嘴唇,断断续续的声音中除了好奇与不甘却是没有多少对墨尘的害怕。

“看出来了吗,可惜有點晚啊”墨尘微笑的捏着一滴沾到手尖的血红,脚步停在云来海川倒地的深坑前,眼眸突是一冷道“不得不说,你是见过的云来家族之中最有血性的,跟刚才那两货一比我甚至都舍不得杀你,你认为知道了我的名字还有机会活吗!”

墨尘微笑的声音缓缓一顿,捏着血滴的手轻一抬起,将那隐住大半脸庞的斗篷往后一拉,露出了一张与刚才战力极不相符的年轻俊毅脸庞,漆黑清澈的眸光落在云来海川的瞳孔里,分有看到了他瞬间惊愕莫名的倒吸冷气声。

“你!你是墨尘……!”

德阳治疗阴道炎费用

贵州专治癫痫病的哪家

宝鸡高新人民医院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粤东医院预约挂号

洛阳治疗盆腔炎方法

宝宝脸色发黄什么原因
五岁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宝宝脾虚吃什么药
宝宝健脾的食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