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安信董事长卢伟光检测单真但送检的不是成品

2019-12-03 05:55: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安信董事长卢伟光:检测单真 但送检的不是成品

风波第三天,卢伟光第一次坐在媒体面前。

风波第三天,卢伟光第一次坐在媒体面前。

我必须证明自己没有跑路,没有逃避。卢有一头卷曲的中长发,普通话标准,和其他温商略有不同。

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他的控制合作的地产企业全部暂停了合同,敏感的银行信贷部门需要安抚,满满两辆巴士的调查小组成员在他工厂里打转,消费者打爆了,全国40个城市的经销商把安信地板的样品送去检测。

他要面对的还不仅是这些。

对安信地板的怀疑已经波及到了整个地板行业。作为行业标准制定者,安信面临着和蒙牛之于奶业一样的处境,全行业在失信边缘,毒地板的说法人人皆知。

检测单是真的,但超标的是原料供应商和我们自己生产过程中的检测板,不是成品。卢伟光说。

甚至,他还面临举报人更严重的刑事指控,偷税漏税。

我从08年开始就在准备上市,怎么可能在税收上做手脚?卢伟光反问。

一系列的指控,使得卢伟光多年前和凯雷的合作重新引人注目。在那次合作中,双方进行了对赌协议,之后入局的基金还包括构罗素投资集团(Russell Investments)旗下磐石基金(Pantheon Ventures)和Strong Media投资基金。后者属于分众传媒前总裁虞锋。

目前,安信在海外有两家离岸公司,分别注册在维京群岛和开曼群岛。其中注册在开曼群岛的安信国际是卢伟光和凯雷等基金共有的公司,持有另一家维京群岛的安信控股的全部股份,后者持有安信在国内的安信伟光上海公司和苏州安信的全部股份,并在香港投资了一家贸易公司,曾在2008年预备在港股IPO。

谁在超标?

《21世纪》:举报人提到两份上海质检局出具的安信地板甲醛超标的检测单是否属实?

卢伟光:检测单是真的,但这里面概念有些混淆,送检的不是成品,而是成品的基材和合板。这两种材料其实都是供应商提供的原材料,只是厚薄不同,用了不同的名称,本质上是人工林。我们收到原料之后要检验是否合格。一般情况下,甲醛不合格的比例在3%以下,都是正常的。因为甲醛含量受天气的影响,比如上海梅雨季节的时候,含量就可能会比较高,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我们一般就退货或者自己在加工过程中进行处理。

具体到举报人说的那两份检验单,是我们为了让供应商信服,主动送上海质检局检验,为了退货方便。所以会有这张单子。

《21世纪》:这些原料既然是木材,怎么会有甲醛超标的情况?

卢伟光:人工林和实木不一样,是一层层粘起来的碎木头,不是一整块实木,在加工中可能会出现甲醛超标的情况。

《21世纪》:那你们在加工中进行处理是什么意思?

卢伟光:这个是可以处理的,比如压一下,释放点空气,就可能使甲醛含量减少。或者气候变化之后,也会影响指标。

《21世纪》:那超标的那家供应商究竟是哪家企业?

卢伟光:这个我真记不清了。我们的供应商有10家左右,都是差不多的情况,只要甲醛超标在3%以下就是合格的。

《21世纪》:举报人提及的镇江万科和合肥万科的检测板超标又是什么情况?

卢伟光:那是我们生产过程中的检测板,也不是成品。我们在生产中都要进行这种自我检测,是为了控制最终成品质量的。先测一下,是为了后道工序可以采取措施调整,保证成品没有问题。

《21世纪》:你们的成品究竟有没有超标的情况?

卢伟光:按照国标,实木复合地板的甲醛含量标准是1.5mg/L,我们一般是控制在1mg/L左右,万科也是这个要求。我们自己的产品出厂前就是检验过的,万科在收到之后也会抽检,合格才付钱。他们甚至还有飞行检查,就是不通知你,直接来你厂里抽查。

《21世纪》:现在有人怀疑这是一场合谋。

卢伟光:我也听说了,什么证据能证明我清白?如果你们不信我,可以相信质检局,他们也说从来没有测出地板成品有甲醛超标的情况。

《21世纪》:也就是说,你认为你的产品并不存在甲醛超标的情况,属于躺着中枪?

卢伟光:我对自己的产品有信心。反正这周内就会有上海质检局的报告出来,他们不是只检测了我们实木复合地板一种产品,而是按照库存的比例,把全部28个批次都检测了一遍,到时候可以看到结果。

《21世纪》:如果质检结果出现甲醛超标的情况准备怎么办?

卢伟光:万科已经做了预案,消费者可以选择更换、赔偿或者退货。我们都配合他们,承担一切相关费用。

对赌什么?

《21世纪》:举报人还提到了你有偷税漏税,这是一个刑事指控。

卢伟光:我从2008年就开始准备上市,一年之内被四大会计师事务所都审计过,怎么可能在税务上做手脚?而且我有这么一些战略投资者,他们持有的都是优先股,也不会允许我擅自进行偷逃税收的事情。

我理解,这个是因为我在海外有离岸公司才提及的?但这属于合理避税,和偷税是两个概念。

《21世纪》:我们查了你的公司架构,在凯雷进入之前和之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卢伟光:是的。凯雷进来之后,要求我把几个关联公司都注销,统一放在离岸公司的框架底下。他们不希望发生太多关联交易。

《21世纪》:随后凯雷和你们进行了一场对赌。具体内容可以透露么?

卢伟光:事实上现在对赌已经结束了,他们已经完成了债转股,现在是我们的股东了。

《21世纪》:你们对赌的内容是什么?谁赢了?

卢伟光:是关于业绩的,我们完成了业绩,就这么简单,没有外界想得那么复杂。

《21世纪》:债转股之后你们海外母公司的股权结构是如何的?

卢伟光:我和我的家族接近51%,绝对控股。凯雷占30%多一点。

《21世纪》:安信除了在离岸群岛注册有公司,还在美国、巴西都有公司。这些都是在和凯雷合作的框架之下么?

卢伟光:巴西的不是,是我和巴西的一个合作伙伴合开的公司,购买了巴西的原始森林,没有跟凯雷合作。美国是我们在那里的经销公司,我们也做出口,卖地板到美国去。

《21世纪》:我们发现美国公司在安信伟光的账上常年有1亿元左右应收账款,是怎么回事?

卢伟光:这是因为这几年地板销售不景气,但是我们提前都准备了库存,只好挂在账上。

行业标准落后了?

《21世纪》:你们还参与了包括甲醛含量在内的地板行业标准的制定,会想到自己可能也超标么?

卢伟光:我们是参与了几十个指标中的9个。因为我们一直是行业领先企业。

《21世纪》:这个标准和国际标准比起来是否过低?

卢伟光:我觉得没有可比性。现在很多争论没有搞清楚基本概念,其实并没有E0这个标准,只有室内可用的E1和室外可用的E2两个标准。美国标准是一年前新推出的,检测方法和我们不一样,没法比较。但是我们也做出口美国的产品,从来没有出过任何问题。

若不符合他们的标准,将是一个刑事处罚,处罚销售商,很严格的。

《21世纪》:行业标准制定的时候,你们作为企业有没有施加较大的影响力,使得标准对企业更有利?

卢伟光:没有。我觉得企业适当参与标准制定是对的,不然标准太脱离行业实际。但怎么保持度是值得研究的。我觉得我们还是适度参与的。

《21世纪》:有人说你们是价格屠夫,所以才有今天的恶果。

卢伟光:我不觉得安信的价格比同行低。我们去投标万科的时候,肯定要适当调低价格,因为别家也会这么做。但肯定是在有利润的前提下。

《21世纪》:这几年业绩相对有些放缓是什么原因?品牌策略上内部竞争过于激烈么?

卢伟光:我觉得是消费需求产生的变化。安信的优势是做实木地板,一线城市需求比较大。但这几年一线城市的地产行业增长放缓,反而是二三线城市快速上升,这些城市对实木复合地板或者强化板这样的中低端产品需求比较大。也促使安信开始一些产品线上的调整。

再者,巴西和中国之间的汇率上升了100%,也造成安信在实木进口这块的成本上升比较快。另外就是全行业都面临的地产调控形势。总之因素众多。

您也可以在中搜索”“论坛小程序,上千个装修专家,设计达人互动,装修疑难杂症,装修报价问题,户型改造问题在这里都能找到答案,快来看看别人家都怎么装修吧!

绿春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龙纪明
青海治疗阴道炎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杭州哪家好
常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