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狂力战神 057 银元境偷袭

2020-01-17 21:57: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狂力战神 057 银元境偷袭

57银元境偷袭

那人对着xiǎo立一阵鄙视之后,立即去到了一个修炼室门前,将里面的人叫了出来。

“去把我们昨天开会的人全都叫过来,战术不变,我们三十人一个也不能少,到时候我们一起加入争天帮。”

那人説完就和修炼室之中出来的人,一起哈哈大笑。

笑完了,后来之人便直接离开了,想是应该去找昨日一起开会的那些人去了。

那人也不多做停留,直接朝着赵寻的修炼室走去,只见赵寻的修炼室的大门上,显示着有人。那人心性不错,直接就在赵寻的修炼室门口旁边,盘膝而坐,专门就等着其余的人过来。

不多一会儿,浩浩荡荡地就来了二十多人,都是全副武装。

光看上去,就觉得这群人是来真的,而且是带着目的过来的,他们的目的就是把赵寻给废了,然后一起加入争天帮。

“吴永文,赵寻就在这修炼室里面?”

一人对着盘膝修炼的吴永文説道。

“对,就在这里面,我们准备一下吧,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按照我们计划的来,千万不要乱了阵脚。”

吴永文对这种人强调道。

那些人一个个脸上的神色都无比认真,看来他们昨天开的会很是成功,这些人的准备也很是充分。

只见这三十人里面,有两人拿出白色的布袋,然后那些人都用湿毛巾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我准备打门了,你们都xiǎo心一diǎn,千万不要让这失魂散进入到了自己的口鼻之中。都去远一diǎn的地方躲着,等那赵寻中了这个毒,全身都没有力气的时候,你们再冲出来,直接将他给废了。”

吴永文对着众人説道。

随后,众人全部都退到了一边,仅剩下那两个各自拿着一大包失魂散的记名弟子,以及准备打门的吴永文。

“嗙嗙嗙!”

吴永文光是打门也不説话,但是他那打门的声音很是粗暴无礼,让人听了心中一阵烦恼。

在修炼室之中的赵寻,突然之间睁开眼睛,戒备的看向石门。

“嗙!嗙!嗙!嗙!嗙!嗙!”

那声音却是让人越来越不耐烦,赵寻气得直咬牙,正准备出门大开杀戒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不对。

门外之人光是敲门,却不説一句话,显然是来者不善。再一个刚刚赵寻已经把那些想要拿他开刀之人,全部都已经给废了,按説不应该会有人这么不开眼,来赵寻的麻烦的啊。

综合所有原因,赵寻心中不由地产生了疑问,这里面必定有诈。

不管怎样这门他一定要打开。

“嗵~”

只听到一阵石门收起的声音,在赵寻修炼室的旁边,走出来一个一身白衣之人,那人面色冷峻,背后背着一把长刀。

此人正是莽坤,此时,他的眼神正漠然地看着,等待在赵寻修炼室门口的众人。

“哥们你赶快走,别不xiǎo心等下被我们伤到了。”

那吴永文见到莽坤,以为是自己的敲门声实在太大,把人家给吵到了,立即就对着莽坤説道。

吴永文説完,继续敲打赵寻修炼室的大门,也没有再去看莽坤。

但是莽坤却是冷不丁地,直接从自己的身后取下了刀。

然后双手握刀,直接朝着那吴永文劈了过来。

“噗呲!”

那一刀从天砍到地,直接把吴永文的右手臂给砍了下来,地上瞬间出现一片血泊。

吴永文刚才根本没有注意莽坤,他感受到的,是一股钻心的疼痛突然之间传了过来,然后他就看见自己的手臂掉落在了血泊之中。

“嗵~”

赵寻修炼室的石门缓缓打开,他一下就冲了出来,但是仍旧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再看向拿刀的莽坤,立即就明白了一切。

那先前准备对赵寻发动攻击的众人,一时也乱了手脚,首先他们这群人的主心骨,吴永文,直接被突然出现的莽坤砍掉了一条手臂,正躺在地上鬼哭狼嚎。再者,赵寻直接冲了出来,根本没有给他们偷袭的机会。

那两个先前准备,对着赵寻抛洒失魂散的记名弟子,现在也不知道该作什么了。

失魂散只要一抛,地上的吴永文绝对也会中招。

这一切,都因为突然出现的莽坤,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把他们两个全给废了,不要等了,速度要快。”

那埋伏的一人,对着不知所措的众人説道。

一群人立即扔掉捂着口鼻的湿毛巾,然后拿着刀剑棍棒,朝着赵寻和莽坤冲了过来。

“碰!”

赵寻弄懂了情况之后,立即就先将那两个拿着白色包裹的人给废掉,只听两道骨碎之声,那两人直接就被赵寻给废了,躺倒在地上,不断地哭嚎着。

“你真是残忍!”

先前説话之人,对着赵寻説道。

赵寻听了这句话,脸上的表情一时之间都有些错愕了,这群人过来算计他,竟然还被这群人反过来説,是他残忍。

“老子今天残忍给你看看!”

赵寻説完,双拳握紧,手臂之上的肌肉立即就冒了出来,甚至扬起了一片灰尘。

然后手臂之上,立即就爬上了三条蟒蛇一样的雷纹。

“崩雷破!”

赵寻一声大喝,然后就用自己的拳头,对着众人身前的地面砸去。

霎时间,一个巨大的雷暴,突然出现,并以众人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增长着。

“跑,赶快跑,他是武技大成,我们打不过!”

众人见到这个迹象,心中立即就有了惧意,二十多人立即就溃不成军,全部都朝着大门逃去。

但是哪有那么容易逃,众人刚往后一退,那个雷暴直接就爆炸了。

“轰!”

只听轰然一声,雷暴就在通道之中爆裂了,巨大的冲击力将修炼室的大门都震得扭曲了,那群人像是被水冲的一样,全部都被冲撞到了拐角。

二十多人,全没有了站起来的气力,一片哀嚎之声响起,像是受了很大的痛苦一般。

赵寻听着他们的哀嚎,脸色不变,然后镇静地朝着他们走过去。

“知道我最讨厌的是什么吗?就是别人对着我的修炼室大门不停地敲。”

赵寻当日进阶银元境的时候,被范阳的手下在修炼室的门外扰乱心神,差diǎn就丹田爆裂了。如今这群人在修炼室的门口算计自己,赵寻自然回想起了上一次的事情。

“不给你们一diǎn教训,你们永远不知道敬畏。”

赵寻慢慢地朝着那群人走去。

“你想干什么,宗门规定了,同门弟子之间不可厮杀。”

一人见赵寻越来越近,心中越来越恐惧,便对着赵寻説道。

“杀掉你们?你们太轻松了,我要让你们痛苦地活着!”

赵寻不跟他们废话,两个拳头一起用,直接对着那些人的手脚砸去。

“咔嚓!咔嚓!”

霎时间,骨碎之声不断。赵寻直接将那些人,一个一个的全都给废了。

有一个靠在外面的记名弟子想逃,赵寻立即就跑了过去,对着那人的四肢,每一个部分都砸了两次。这么一来,就算那人有续骨丹,一颗也绝对不够。

几息时间之后,赵寻已经将这二十多人的四肢,全部都给废掉了,看了一圈,那些人痛苦不堪,不断地发出凄厉无比的叫声。

但是他赵寻根本不解气,这群人跟先前那一群还不一样,专门就是为了赵寻而来,这要是不给他们一diǎn严重的教训,怕是赵寻这一个月都要这么度过了。

“真把我当成好欺负的了,好,我让你们知道算计我的代价。”

赵寻从地上捡起一根长棍,然后手上一挥,直接刺进了一个记名弟子的xiǎo腹,只听见像是皮球泄气的声音传来,那个记名弟子直接被赵寻给废了丹田。

既然废了一个,那剩下的二十多个就没有理由不废掉。

赵寻拿着长棍,直接将那些人的丹田全部废掉。

那些人初始时候,对赵寻那是不放在眼里,但是现在,躺在地上,一个个痛苦地哭嚎着,眼神之中写满了绝望和恐惧。

从今天起,他们再也不是武者了,他们将跟武道没有一diǎn关系,算是真正的废人,而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贪念过重,贼心不死,妄想算计赵寻并把赵寻给废掉。

莽坤旁边还有三人,一个是吴永文,被莽坤砍掉了一条手臂,另外两个是准备对着赵寻,抛洒失魂散的记名弟子。

“不要废我的丹田,我什么都愿意做。”

吴永文再也不敢装成胸有成竹的样子,完全是被赵寻给吓到了。

“你把他们召集起来算计我,现在我把他们都给废了,唯独留下你这个牵头的,你把我当成傻子?”

赵寻对吴永文反问道。

吴永文立即认错,对着赵寻不断求饶。

“咻!”

赵寻眼中全是冷意,手中的木棍一转,刺进了吴永文的xiǎo腹之中,废了吴永文的丹田。

然后还没有完,紧接着又把吴永文的手脚都给废掉,他旁边的两人也是一样的下场。

吴永文唯一跟别人不同的是,他的那只被斩下来的手,直接被赵寻砸了个稀巴烂,这吴永文永远也不可能接上那个断臂了。

他不但成了不能修炼的凡人,而且也成了凡人之中的残废,这一切全都是他自找的。

一旁的莽坤一直都是冷眼旁观,等赵寻将这一切做完的时候,他对赵寻问道。

“继续修炼还是怎样?”

赵寻看了看满地哀嚎的记名弟子,眉头一皱。

“走吧,这群人看着就烦。”

随后赵寻和莽坤就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一路上,那些看向赵寻的记名弟子,是那种恨不得现在,就把赵寻给废掉的眼神。

争天帮的这一招太狠了,这才仅仅是第一天而已,赵寻就感觉来到了莫大的压力。

不过他有他的办法,谁敢招惹他,废四肢是一般情况,要是真把他惹生气了,直接废掉丹田。

两人来到赵寻的住处的时候,突然莽坤一个闪身,从背后抽出长刀。

“呯!”

只见一个飞镖被莽坤给打了下来,赵寻循着那个方向看去,隐约看见一个人的身影。不过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有本事,给老子出来!”

赵寻对着四周大喊道。

“碰!”

一道黑光闪过,莽坤突然之间被打飞了起来,只见一个身穿正式弟子服装的人,站到了赵寻的面前。

那莽坤被那人一掌打飞了好远,掉落到地上之后,连喷了几口鲜血,他想站起来,但是根本就没有办法。

“xiǎo子,你不用费力了,我的目标是他,跟你没关系。”

那人对着莽坤説道,然后转头看着赵寻,脸上展露出一个恶心的冷笑。

赵寻眉头一皱,从这人身穿的正式弟子服,赵寻就能够看出来,这个人是银元境强者。

又是银元境,赵寻只感觉无比棘手。

当然银元境对于一般的记名弟子来説,那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但是对于他赵寻来説,他还是有一试的能力。

“莽坤,你在那里别起来,我一个人就行了。”

赵寻对着莽坤説道。

“哈哈,真是狂妄,炼体九重的xiǎo子而已,你刚刚已经释放了一次你的大成武技,想必身体之中的灵力消耗已经差不多了吧。”

那人哈哈一笑,随即对着赵寻説道,听那语气,他对赵寻刚刚释放了大成武技,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你跟踪我?”

赵寻警惕地问道,他刚刚是一路xiǎo心,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跟踪痕迹。

“那是自然,我到现在没有加入帮派,如今有diǎn机会了,自然不能放过,我叫武长顺,你死了之后,可以到地府之中告我的状。”

武长顺对着赵寻説道。

他不是説废了赵寻,而是直接説要把赵寻给杀了。

如今的地diǎn是赵寻的住处,这里正好是在悬崖的旁边,武长顺要是真把赵寻给杀了,一diǎn也不会被别人发现,除了莽坤,当然,他肯定会先杀了赵寻,然后把莽坤也给杀死。

“你来试试!”

赵寻直接一拳对着武长顺轰了过去,那武长顺説的没错,赵寻现在根本没有灵力去发动崩雷破,只有靠着一身蛮力对付武长顺。

“我可没有耐性。”

武长顺一掌推到赵寻的胸膛之上,然后一脚踹向赵寻的肚子。

赵寻身体猛向后退去,整个人感觉身体重心不稳,这时才发现,他已经踩到了悬崖的边缘,那下面就是万丈深渊,掉下去十有八/九会死。

长春牛皮癣医院哪个治
一般检查多少钱北京京都儿童
贵州权威的癫痫医院
日照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遵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