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天变腾蛇第五百五十五章挨打

2020-01-24 21:46: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变腾蛇 第五百五十五章 挨打

“你是在找死!”

罗龙眼皮子暴跳,嘴角抽搐不止,堂堂伪神期的王者竟被一个后辈如此小觑。请大家看最全!当即不在留手,原本一览无余的星空被乌云所取代,足有水桶粗的紫电如倾盆大雨倾泻而下,如开天辟地的第一缕神辉,似末日将至,给人难言的魄力。

“哼!”天佑全身焦黑,面对那滔天的紫电,不断挥出拳风,寂灭之律被他催动到了极致,每一拳都携带着五重攻击波,打的虚空猎猎作响。

此时若有人观看到这一幕,定将尖叫不绝。

此刻天佑的对手以不再是罗龙,而是这方天地,一个人的力量竟能与天相抗,徒手接下神雷,哪怕略显下风也很是了得――

孙远地远方结察由冷后帆吉

孙远地远方结察由冷后帆吉“这家伙疯了不成,这莫不是找死?”

说之在逆天也不为过!

“哇――”

孙科不仇方敌球战冷学克酷

伴随着一道紫电正中胸膛,天佑猛地咳出一口鲜血,脚踩寂灭之舞,迅速向后退去。

就在他后退的同时,一道比先前大上一圈的紫电从天而降,正中他之前所站的位置,虚空被绞成粉末,要是再晚上一刻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他就如雷海上的一叶扁舟,随时都可能被雷电淹没,尸骨无存。

“天佑……”慕容雪嘴唇翕动,泪水以是遍布了双瞳,看着那浴血奋战中的身影,心如绞痛,无数次的抬起圣剑,可又无数次的收回。

敌地不远酷艘学所阳地诺艘

理智告诉她此时决不能出手,否则天佑的计划将成为泡影,到了那时候他所受的苦也将变得一文不值。

“哈哈哈,小杂碎你不是很狂么?怎么了,被劈的没脾气了不成?!不是要为你那个贱人母亲报仇么,怎么成这窝囊样了?”罗龙狂笑不止,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杆紫色长枪,正是雷宗护宗神兵――紫云龙。

见对方竟是祭出神兵,天佑眼皮子狂跳,暗骂其不要脸,堂堂伪神期的王者对付自己竟是动用无上神兵。

若是魔皇塔、铁杆兵任何一件在手,他倒不惧对方丝毫。可偏偏这两件神兵分别给了黑羽、天罡,身上以没了一件称手的兵器。

“嘿。”见天佑还没有服软的觉悟,罗龙低喝一声,枪出如龙,动如雷霆,不给他半分反应的机会。枪尖处以是迸射出一道惊雷,正中天佑右胸。

只听几声清脆的咔嚓声这一枪下去也不知打断了他几根肋骨。

“十面埋伏。”面对罗龙这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天佑终于抽空发出了这场战役中的第一次攻击。

十柄魂力大剑横贯虚空,以天上地下、东西南北之势将对手团团围住,封锁一切可闪躲的位置,剑气如虹,直贯九天。

“《屠神十式》最后一式,十面埋伏?的确是了不得的功夫,在剑皇所在的年代,这《屠神十式》可是号称伪神之下第一杀阵的无上神伐……可惜,即便创出此术的剑皇也未曾突破百级大关达到伪神期,你竟妄图以此术伤我?”罗龙扫过那锋芒毕露的十柄大剑,摇头不已。

紫云龙枪发出一声低沉的龙吟,化为真龙,一个神龙摆尾,卷起万丈紫电,将那十柄气势汹汹的神兵打散。

天佑的第一次攻击,就此告破!

若换成平日里罗龙即便达到伪神期也不可能有这等威势,要怪也只能怪天佑自作孽,没事非要将战场延伸到数万米的高空,在这种地方罗龙天然就处于不败之地。

雷电之力已是被强化到骇人听闻的地步,挥手之间雷霆霹雳,哪怕对上影杀、魔主这些老辈王者也不逊色丝毫,这里天然就是他的主战场!

可惜,不管他如何大放厥词天佑都是默然以对,虽被紫电劈的遍体鳞伤,却依旧硬气。

“好,很好!本座倒要看看,你能接下几招。紫云龙啸,给我破――”

罗龙怒斥一声,紫云龙发出低沉的龙吟,一道比先前凝实不知多少倍的紫电冲天而起。

“哧――”天佑将寂灭之舞催动到了极致,可人力有时穷,哪能与天罚相比?即便躲开了要害依旧被那道紫电擦过胸膛,上半身的衣物早已化为灰烬,留下一道狰狞的伤口,鲜血喷洒,如盛开的血百合,无比艳丽。

这一切还没结束,罗龙似打定了主意不让天佑有片刻的喘息时间,紫云龙啸刚过,他的掌风已是直逼而来,天雷呼啸,掌上电弧萦绕,向天佑当头打去。

“砰――”

面对这有着风雷之势的掌风,天佑不敢托大,双手架起,护住要害。

狂暴的雷电之力迸发开来,将他打出数百米,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双臂更是被轰得血肉反卷……

“小子,到挺能抗的嘛?难怪能活这般之久!”

罗龙彻底的震惊了,在交手之中,他发现天佑的实力在同级中的确算是佼佼者,但比起慕容雪、水月、琉璃三女却是差了一大截。

可这小子的生命力却是极其顽强,竟能接连承受他这狂风暴雨般的攻势而不死,要知道《紫云龙啸》可是紫云龙枪携带的绝杀技。而他刚刚那一掌也动用了七成的功力,莫说是寻常修士了,即便是百级巅峰的绝世大能,在这般攻击下也不知要挂掉几次。

而天佑呢?

这家伙虽不断咳血,身上更是伤痕累累,不知被紫电轰杀了多少次,可实际上却是面色红润,之前还毫无抵抗之力,奄奄一息。到了后来反而越挫越勇,他刚打出的那一掌明显被之以退为守,卸去了大半的威力,着实怪异。

“哼,我就不信杀不死你。洪荒级武学,雷灭――”

罗龙歇斯底里,看着眼前这个后辈,眼中寒光陡升,双拳平伸,之前还乌云大作的天际突兀的静了下来。

紧随其后,一朵乌云凭空降下,庞大的压力透过云层向他镇压而来,当是气势威压已是令他全身骨骼噼啪作响,云中电弧流转,若时被之罩住,即便是伪神期的王者,不死也要脱层皮。

“天佑!”慕容雪失身惊呼,泪眼婆娑,那还顾得上什么计划不计划的。见心爱之人被这般蹂躏,她的心不断滴血,恨不得替他承受这些灾难。

此时见雷云降下,手持圣剑就要杀上前去,即便挡不下这一击,与爱人同生共死也好啊!

“雪儿,我不会死的,相信我。”天佑见慕容雪这般作态,连忙出声。

“不会死?在这雷灭之下,即便是你那两位师傅也不敢放此绝词,你到挺大的口气嘛?哈哈哈――”罗龙狞笑不止,这雷灭乃是他的成名绝招,他可不相信区区一个后辈能抗住。

可他不相信,却有人相信。

敌仇地不独敌术接闹所主所

慕容雪止住前冲的身形,看着高空那英伟的身姿,点了点头,坚定道:“若你死了,我绝不苟活……生死与共。”说完,转身向下方飞去,远离这惊世的战场。

“哎。”天佑苦笑不已,但心中也很是受用,“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为了你,我也不能死!”只听他仰天发出一声长啸,旋即在罗龙惊骇的目光中冲入云层。

“这家伙疯了不成,这莫不是找死?”

罗龙瞪大了双眼,他这所谓的《雷灭》乃是以雷云封锁对手,旋即降下如雨般的神雷,将对手轰杀,这已是恐怖绝伦,在洪荒武学中也排的上字号。而天佑却是直接一头钻入云层之中,这当中的威力怕是要提高十倍不止,前者是降下漫天紫电;后者是直接钻入雷海中,这之间的差距不言而喻。

孙远仇科酷艘察由冷指学远

慕容雪心头微凉,但回想起天佑钻入雷海前的那句话,还是按耐住冲入雷海的想法,心急如焚的盯着那滚滚雷云,握剑的手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哈哈哈,不知所谓――”过了许久,罗龙见雷海中没有丝毫的异样,面露讥讽,转身就欲离去。

在他眼中,天佑已是个死人,且还是尸骨无存的那种。坠入雷海还能苟活于世那就真的见鬼了,即便是他也不敢打这个包票。

“八、方、雷、劫。”可往往想当然之事总会出现意外,而天佑又偏偏是善于创造奇迹者。只听雷海中传来一声低喝,声如洪钟,似规则所化,影响着这方天地,盖过了那滚滚而来的紫雷,如神佛的禅唱,浩瀚无边,不可揣测。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费用是多少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怎么预约
海南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长治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好
郑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