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醉龙岗的选举

2019-10-12 22:43: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贾家临溪的地方有一棵很大的香樟树,据说是与贾家同岁数的,贾家的祖先搬到这里就种下了,有着很茂盛的绿,树下一块平坦但不大宽场地被粗老的树根围了半边圈,犹如龙爪般紧紧抓住大地。树对面一溜儿的山峁一直逶迤到远处的大山,宛若一条巨龙醉卧在这里,这就是醉龙岗,也是一片的绿,一直绿到天边,风水先生说,这里有帝王相,是风水宝地。

岗下稀稀落落的几处房子特别显眼,只有树的周围集中着好些人家。他们几乎姓贾,从祖先找到这里大概有好几百年了,岗对头是郑家,两家历来就争斗不休,直到如今仍不改旧风。

树根上零散的坐着几个人,聊着天,聊得很起劲,但有一个人是例外的,他叫贾不旺。贾不旺没有参与,主要是不屑于这些人的评三论四,在这个地方不论好的坏的绝对一天之内能让人尽皆知,如果有商家在这里买卖,绝对是最明智和实惠的选择,所以他一个人呆在最角落里,在浓荫底下静静的,烦了还可打个盹。

地头晃悠悠出现一个黑影,渐渐近了,也看清了是个人,贾不旺最不齿这人了,这人叫贾不仁,是他的本家兄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如其名的人,嘴里一套做的一套。“他干嘛来呢?按道理这人是绝对没有这份闲心来这里的,是垒四方城的时候呀。”贾不旺想着。

贾不仁忙着怀里掏烟,分给各人,“众位叔伯兄弟,明天的选举要仰仗大家了”贾不仁一边分烟一边打着揖。贾不旺不冷不热的接过烟一看,咦,不错还是“大中华”的,听说一包烟好几十呢,也不道谢接过就点了起来,在他眼里,抽贾不仁的烟是理所当然的,这种人有钱就要不客气的享受。

“不仁呀,有了你贾贾的醉龙可算醒喽”,一位算得上资深的老人说,他是每次评论里最积极的人之一。

“我一定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一定会战胜郑家的”,贾不旺狂傲地笑着向众人致意,便又到其它村民去掏烟问好。

贾不仁一走,大家就议论开来,“这小子真行,头一轮就把郑老五给弄得灰头土脸,这次肯定能赢的,这次贾家真能扬眉吐气一回”。

醉龙岗一直没出过能人,好像在文化大革命时有个中央领导的同学已经做到厅局级干部了,听说是被郑家的人给斗死的,倒是对头的郑家能人辈出。这次如果选举赢了,还真能让贾家的人乐个半死,直要说醉龙显灵。

说着,说着,大家又说起了祖宗的事。

那时,贾家人少,郑家人多,郑家仗势欺人,把贾家的山地占去不少,一年里不知有多少次同郑家的人打斗,每次都输得很惨,被占去大片土地不说,还把人打伤打死。郑家的人说,郑家是青龙,贾贾是白虎,青龙专克白虎;又说贾家是火,郑家是水,水专扑火。于是,郑家的人挖了好多水塘,打了好多口井,还把村部对着贾家的墙上刷黑漆,说克白。贾家认为这这一直是耻辱,发誓一定要让郑家人瞧得起。因为这么多年来,村主任一直是郑家霸占着的,经过多年来的繁育,贾家逐渐人丁兴旺,有超过贾家,也就是说选票绝对多,所以这次有机会将墙面刷白,别提有多让人高兴的事。

老人又把话题扯到贾不仁头上来,“不仁还是有本事的,就看他每天不做事也比我们富得多,他可是贾家的骄傲呀”。

贾不旺听得又不舒服了,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首次打开了一直沉默的嘴巴,“他不仁有啥鸟本事,还不是靠骗靠赌,这样的人进村委会可是我们遭殃了”。

“你小子懂个屁,你有多大的能耐?他有钱,你有吗?这个社会就能摆平一切,没听说当官的就喜欢这个吗?”老人狠狠地把贾不旺训了一顿。

“没听说过这次是民主选举吗?选举规定:要思想觉悟高,能起致富带头兵作用。想想不仁又是赌又是骗,就靠着手里的几个子儿作威作福,选了也白选,还不如选我贾不旺”,贾不旺在心里发着牢骚,可不敢说出来,要不然得又挨一顿训,那才真划不来。

贾不旺被抢训后,又开始默默的坐着,任凭他们怎么说去,他用手支着头,看着绿绿的树叶,从叶与叶的间隙里望去,有些儿光线透过来,显得格外的刺眼,顺着樟树往前看,那醉龙一片的绿,也绿得刺眼,那一畦畦的菜,却活像脱水似的变得萎萎蔫蔫,全然没有平时的一派蓬勃的生气。

贾不旺已习惯了一个人默默坐着想着些事,他婆娘就说过他是个贱骨头,“你怎么不学学贾不仁呢?出门是轿车,穿的是名牌,还给婆娘打个指头粗的金项链,看你就这点出息,整天也不知忙什么”。他不想反驳,也懒得反驳,从此之后越发的喜欢作沉思状,也痛恨起贾不仁来,婆娘还以为他病了,让叫医生又不。慢慢的,他变得有点神经质。心里一直忿忿不平,总是嘀咕着“醉龙要醒了”。

贾不旺心里越想越窝火,越想越心烦,甚至有火山要爆发的感觉。

一个人走过来说道:“抽烟吧?”,打断了他的思路,他接过烟看看,是本县土产,心里笑了笑,眼乜了一下,原来是郑老五,“他该不会也是来贿赂哦”想着又低头不说话了,感觉自己已经麻木这些。

大家在聊着不仁和老五。不旺在心里想着,暗暗的盘点老五的功过是非。

老五这人更实在,他在村里办的竹席厂,也解决了一些人的问题,包括贾家,他是招了很多人进厂做工,老五把赚到的钱捐献建了村小学,在以前还在是在一个破旧的土房里念书,上面说是一级危房,孩子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别提有多高兴。老五说,“一个人不能忘本,孩子是未来的”,还说,“要想致富,不当只靠本事,还要有路”,他组织村里的劳力修了一条直通山脚的马路,建了溪坝,修了水渠。

选还是不选,不旺懒得去理会,神经有些承受不了,头脑里一片纷乱。

天色渐渐渐地暗了下来,夕阳的余晖从树叶间透射过来,也不怎么强烈,好像垂弱的鱼透出水面来喘气,大家也就作鸟兽散了。

贾不旺一直等他们走完,眼睛还是盯住醉龙岗发呆,心里一遍遍地质疑“醉龙真的能醒?”。

第二天的选举结果,居然是郑老五当选了,贾不仁垂头丧气,哭丧着脸,眼睛如死鱼的般一动也不动,没有一点精神。

贾不旺暗道,活该!看你还神气不,有钱就了不起。

大家又聚在树底下议论起来。说,可能是咱贾家出内奸,也可能是醉龙关键时刻又醉了。奇的是东边的墙白得刺眼,也不知是谁刷白了村部的墙?到了这地步,姑妄去议论贾家是不是真的出内奸还是醉龙不显灵?都于事无补,还是乖乖做老百姓吧。

贾不旺又想,做平凡人有什么不好,省得你争我夺,要死要活的。

不旺注目醉龙岗,就觉得醉龙突然活了,一起一伏的动,涌出一畦畦的绿、一沟沟的亮,显得分外刺眼,那么的生机勃勃……

共 247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村民选举,虽然有选举法,但很多地方的贿选已经成灾,家族间往往相互争斗。作品描写的选举很有特点,即暴露了俩家明争暗斗的较量,也伸张了正义和公平,毕竟村民们心里有杆秤,谁好谁孬,心里明明白白的。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4-10-22 21: 2:59 微型小说栏欢迎您,问好,期盼新作!

鹤壁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盘锦白癜风好的医院
营口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鹤壁好的癫痫病医院
盘锦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