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大天匠 第十一章 埋伏

2020-01-16 18:33: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天匠 第十一章 埋伏

我要有那能耐让贵人干点啥,第一个就是砍了你的胳膊。大郎悻悻的想,脸上一红,世人历来从来都是对欺骗憨直的人没啥好感的,都觉得这样的人可恶,或是至少也不是啥好东西,连老实本分的人都骗。

可谎言终究就是谎言,自己错了就是自己错了。大郎倒也大方,冲二妹一笑:“对不住啊,二妹,刚刚的话都是唬你的。”

“某当然知道你是唬俺,却是自己脑筋没转过弯来,刚刚队长来的时候才想明白。”二妹憨憨一笑,倒也没恼,一个小孩子能主动的认错,他若大的大汉又有啥好计较的。

“嘿嘿。”此刻的大郎也方明白自己终究是小瞧了二妹了,被他憨实的外表给拐带偏了,人家憨可不带表人家笨呢,再说了,真要这么笨的话,偷鸡贼怎么能放心让他来看着自己呢?哪怕知道了偷鸡贼的名字,大郎还是愿意管他叫偷鸡贼,谁让他砍人抓人了,还饿了我一晚!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大郎这会儿正经多了,皇亲啊,那可是如天上一般的存在,可不是他这小平头百姓惹得起的。得,这回就算是让他逃,他也不敢逃了,他逃了,廿八阿大和村里那么多人可咋办哟?

皇亲要找他啥事,这才是他最后要知道的问题,他可没有蒙了心,存着侥幸的想什么自己是某个皇亲的遗腹子之类,虽然城里的口技者除了说英雄人物之外,最多的就是说什么勋贵有什么小孩因某种原因流落民间,最后家人团聚之类的,可那毕竟是渺渺之数,当不得真的。

哪怕真有某个皇亲在找失散在民间的小辈,那怎么也轮不到他的,安州这么一个有一半地方是沼泽所在之地,离着长安那么大老远的,谁家会把小孩放这么远?要放怎么地也得是长安就近才是。

(常山即今之石家庄,唐属安州,往南就是几乎被云梦泽包围了大半圈的安陆,而安陆之所以叫安陆,便是因其地势高,为沼泽中的陆地之意。)

“本来就一个问题,你不是想知道贵人是谁么?某家已经告诉你了,哪来还一个问题?”郭仲达不悦了,得寸进尺了还?当真当某家不敢打你么?可一想到那治伤疤的法子,就只好忍住几次想扬起的手来。

“开始是一个问题没错,可后来我用三个问题换一个问题了呀,又没说这三个问题不能是和第一个问题相同的。”狡辩并不难,尤其对大郎来说。第二次的三个问题,已经问了两个了,还真有剩一个。

还真是,郭仲达真楞了,着呀,就没限制过说问过的问题不能再问呀?得,又着这小子的道了,一般人如果问过的问题若是没有答案,从常理而论,是不会再问一遍浪费一个提问的机会的,他自己就是如此的陷了进来了,也怪不得人。

“问吧,问吧,赶紧的问,问完了紧着点吃东西,然后赶路。”郭仲达只好不耐烦的挥挥手。

“那皇亲要寻我作什么?”

“某家哪知道?贵人自有贵人的想法,某一个小小队长,连贵人的面都见不着,哪轮得到某家来探听这事?去吃去,都给你小子弄好了,你个小屁孩,某家这还是第一次好生的伺候着,要换以前,直接捆了,麻袋一套就得,管你是饿了还是渴了。”

有想知道伤疤治疗法子的原因;也有常山县的衙役班头千叮咛万嘱咐不可恶了火原村人的原因,已经是伤了一个了,断不可再火上加油;还有一个便是自己也存了万一大郎不是贵人要找的人,就想收了做随从的原因,威已经施过了,那么现在就得施恩了。

所谓恩威并施,才是驭下的上上之道呢。对自己没用的,管你死活,人送到就成,对自己有用的,那就得如同照料野马一般的,慢慢的驯服才是。

“哦。”虽然是在意料之中,但依旧有些失望,心中的好奇心本来是被吊起来悬在喉咙位置的,现下倒好,一提,就提到了嘴边了。

有点郁闷的往前走着,突然大郎一个跃起,缩着头,狠命的撞向了二妹,把二妹撞了老大一个趔趄,双手在空中挥动几下,退了一步,这才没摔倒。

“你小子这是干啥?”二妹没有发火,而是楞楞的站在那,眼里透出的是不可思议,仿佛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庞大的身躯竟会被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给差点撞倒一般。郭仲达倒是火了,小崽子不能纵容,一纵容就无法无天了,这还是在林地里,若是在悬崖上的小道,这小子以有心撞没防备,二妹十有八九就要被撞了下去,这可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一把抓过被二妹的身躯反弹得跌落在地的大郎,手扬了几次,最后实在是再也忍不住,终于扬起了手,便要往大郎的屁股落去,这地方肉厚,打得人疼,但又好控制力道,不会落下伤来,等到了地方,根本没人瞧得出来这小子挨过打的。

“头!有,有,有埋伏!”就在大郎认命了准备挨一下的时候,在他的祈祷下,脑筋直直一根的二妹终于有了反应,一个熊步上前,双手大开,把大郎和郭仲达护在了身后,高声的冲着临时营地里的其他兵士大喊:“结,结阵,有埋伏!”

哗啦啦的一阵骚动,但也没乱,只几息的工夫,原本有些席地而坐吃着东西,有些则仰面靠在树干上闭目养神的兵士,全都抄起了武器,很快的就结了一个水桶阵,将他们的队长保护在了当中。

“哪来的埋伏?”郭仲达并没有怪二妹胡乱叫喊,二妹憨,但不撒谎,既然二妹叫有埋伏,那必定是看到了什么。

“喏,队长,您瞧。”同样被包围在阵中的二妹将手一伸,摊开了,手中赫然躺着一支半尺来长,只有筷子一半细的箭状物,说是箭状,只因为其形状和箭极为相似,但比箭又短太多,细太多,而且没有箭矢和羽翼,浑身黝黑的闪着光泽,似铁非铁,似木非木,没箭矢,可有一端是磨尖的,锐利异常,以郭仲达的眼力,瞧这箭仿佛就是尖的一头就那么的融入了黎明中的黑暗中一般。

“三子,带着你那一伙,散开来,四个一组,给某家搜!某家倒要瞧瞧,是哪个吃了豹子胆,敢在我锦腹蛇面前玩阴的!”阴沉着一张脸,郭仲达开始下令,从来只有自己去阴人家,好么,现在竟有人敢在他面前玩潜伏的把戏?班门弄斧不外如是。

“喏!”最外围有人应了一声,然后就见二十多号人,四个一组四个一组的散了开来,最前面一个人半猫着腰,将手中的长抢不停的往草丛拨去,一左一右各一个人,半倾着身子,面朝侧前方跟在第一人后走着,最有一个人则是完全面朝后,手中的长枪斜斜指向地面,倒退着跟着走。

大郎是瞧不出这有多希奇,但若是有懂军兵的见了,必定要叹这只军队的经验丰富,要知道,五人一伍,十伍一伙,通常的军兵,要行动的最小单位都是伍,即五人一起,以伍长为头,但郭仲达只下令四人一组,这些人就自动分派好了,显然是常常如此行动的。

有看官要说了,不是十伍一队吗?怎么地也得有五十人吧?怎么才二十多号人?这就是满编和不满编的差别了,又不是战乱之时,除了那些个非常紧要的关隘外,其余的队伍都不会给你满编,真要大打起来了,不满编的队伍就可以随时的安插进新征募来的兵,一半是老兵一半是新兵的队伍,战斗力下降不会太大,但新兵的成长却是飞快的。

若是一支队伍全是新兵,怎么打仗?就只有送死的份。

四人一组的这样搜,基本上四人就可以做到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很少有遗漏或者说很少有人可以偷袭得了他们了。

下完了令,郭仲达这才有闲和大郎说话:“你这份情,某家承了,是你救了二妹。”他心里清楚得很,二妹的反应通常要比别人慢上半拍,刚刚如果不是大郎那一撞,二妹受伤几乎是肯定的了,而且这杆似箭非箭之物如果喂了毒,则二妹妹的性命难保,这荒山野岭的,上哪找郎中去?

接着又好奇:“某家自问耳力目力不差,某家都没听到动静,也未见有物射来,你怎么知道的?莫非这是你们村里的人干的?”由不得他不怀疑,嫌疑最大的就是火原村的人,自己伤了一个,又抢走一个,那白犬能跟了来,村里人未必就不能跟在白犬后面寻了来。

“哧~!”大郎哼了一声,本不想理他,但一听说他怀疑到火原村,就只好说了,“我们村的人才不用这鸟玩意,这么细,这么短,哪伤得了猎物?小猎物还好,大猎物若是受伤,反而会激起野性,更是危险。再说了,你难道就没听说过吗?火原村里产出的皮毛,全都是没伤的,我们火原村人抓虎豹狼豺,向来都是赤手空拳!”

“那你怎知二妹有危险?”还是怀疑。

“切,我知道的多呢,你会的别人未必不会,你不会的别人也是未必不会!”尾巴开始翘了,嗯哼,你这偷鸡贼也有不如我的地方。心里的傲骄一起,就存了卖弄的心思,“这是铁木,长在南方,一般的木头,遇水则浮,铁木则是遇水则沉,坚硬如铁,但也难见。不要问我从哪知道,反正我就是知道,嗯,从懂事起,我就知道有铁木!”

PS:感谢小张子的打打赏。还有,有书友问本书是不是穿越,真真对不起,本书未发的情节,一概无可奉告,以后再有关于未发剧情的问题,均不回答,提前说明啊,之后不再说明了,只当没见。

葫芦岛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温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东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江西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玉林牛皮癣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