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与狗同行,静享黑夜之黑

2019-09-14 07:02: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夜,与“日”或“昼”相对,是天黑的时间,也是指黄昏之后,黎明之前。
《周髀算经》曰:“夜者阴。”《广雅》曰:“夜,暮也。”《说文》曰:“夜,舍也,天下休舍也。”从这些古书对夜的注释来看,夜是与阳相对的,夜是太阳落下,夜更是路过人世的人难得的在屋子里的休息时间。
《潜夫论》曰:“是故索物于夜室者,莫良于火;索道于当世者,莫良于典。”由是可知,诗者邱也也写夜,可能是想“索物于夜室”,是想“索道于当世”。也就是说他也许渴望“火”,他也许渴望“典”。
说到“典”,与夜相关的电影,有一部叫《夜奔》,其中的主题曲中有这么一句:“只要给一苗火光眼前就变成港湾。”咖啡唱片越长大越孤单中有一首歌也叫《夜》,其中有一句歌词也许最与诗者邱也也的组诗《当黑夜被驱赶至温暖的梦》中诗情暗合:“我躲在黑暗里面谈心,为何深深陷入僵局。”
这些“典”都是东方的,西方写夜的“典”也有很多。比如,德国后期浪漫主义诗人艾兴多尔夫也写过一首叫《夜》的诗,其中有一节颇具深意:“呵,奇异的夜歌:远方的大地滚动着河流,阴暗的树林不寒而栗--扰乱了我的一片思绪,我那困惑的歌声在这里。”还有,意大利有一部电影《夜》,讲的是一个凄厉的很富有哲学意味的爱情故事,整个故事支离破碎没有因果,充满着漠视。最值得一提的西方与夜相关的“典”,当属美国著名作家、社会活动家埃利·维赛尔的《夜》,这本写奥斯维辛集中营生活的自传,一出版就吸引了全世界的对夜的目光,埃利·维赛尔也因此也获得了一九八六年诺贝尔和平奖,同年十二月十日,他在奥斯陆接受诺贝尔和平奖时曾说:“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夜晚,那是在集中营度过的第一个夜晚,它把我的整个一生变成了漫漫长夜,被七层夜幕严裹着的长夜。”
诗者邱也也有一组写夜的组诗《当黑夜被驱赶至温暖的梦》,其中一首《深夜,死者的脚步正在走来》用浪漫主义的笔法给我们描摹了一幅死亡夜游人世的巨响图。
在这第一首写夜的诗歌中,死亡乘着夜色出发,从山岗、从树林、从草丛,走出;然后,披着街道的辉煌,死亡进入城市,转过楼梯,到达“我”的卧床;而“我”坐起来,在台阶中央环顾四周,无言。
这首诗中,“我”明显的是一位孤冷者,也是一位清醒者,一如被人世流放到汨罗江边无处取暖的屈原,只不过似乎没有屈原的悲愤和离骚,非常冷静,冷静地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这首诗中,“我”不怕死亡,“我”为人世或人世的迷惑者担忧,“我”思考死亡的脚步并把那脚步声无限放大,放大成被生命包裹的巨响。
这种浪漫而冷静地描写死亡夜游之旅的诗歌,我个人还是第一次读到,我个人读过之后,一直非常震撼。诗者邱也也的写作意图也许就是想引起阅读者对死亡的思考。
死亡是每一个世人的宿命,也是每一次人世的唯一谢幕方式,只是,在诞生和死亡之间,我们世人,包括每一劫人世,都沉湎于享受阳光,以致于对死亡的步步逼近,浑然无觉。
其实,死亡的不仅仅是挥霍生命漠视灵魂的肉体,也有盛世的繁荣和乱世的灾祸,只是,乱世的灾祸的死亡是值得期许的,而盛世的繁荣的死亡却很少有人知性隐忧。
诗者邱也也的那组写夜的诗《当黑夜被驱赶至温暖的梦》,其中的另外一首是《黑夜,我与某条狗同行》。
如果说诗者邱也也的第一首诗是把浪漫主义的场景再现用到了自己诗性笔力的极致,那么,这第二首就把自己深谙的后现代主义的隐喻和悖论手法运用得也算出神入化。
这首《黑夜,我与某条狗同行》,诗中“狗”与“我”,一开始是陌生的,是邂逅,是黑夜里的天涯沦落也是萍水相逢。“我”在黑夜中行走,孤身一人,无“人”作伴,却有幸遇见了某条狗。一个“某”字,给阅读者的感觉是,黑夜中行走的“狗”很多,而黑夜中行走的“人”很稀缺。其实这个似乎是悖论的场景或人世遭遇既在情理之外也在情理之中。“狗”走夜路,希图的安全,“人”不走夜路,也希图的诗安全。“我”没有办法,必须走夜路,所以,在黑夜中行走,“我”与“某条狗”同行,也在情理之中。
可滑稽和幽默的是,“狗”似乎一开始对我保持着矜持和距离,“狗”不信任“我”,“我”人的诚信遭遇了“狗”的尴尬。而且,一直到最后,“我”和“狗”一路同行地非常刺激,但只是互相“望来望去”,“我”这个人,似乎最终也没有与“狗”达成诚信契约,因为黑夜好黑,“我”与“狗”都看不清任何事物。
诗者邱也也的这首《黑夜,我与某条狗同行》,除了故事的隐喻与悖论值得称道,他把“黑”也无限隐喻和悖论,无限放大,放大到不符合自然常识。尤其是这首诗中除了放大了天空、星星、大地、道路、高楼、灯光、空地、偷情的人、行人、影子、树、叶子等形象的黑之外,把诸如出生前的眼里、出生后的眼前、死亡之前的我们的心里、死亡之后我们的心外、距离、灵魂、意识等抽象的黑也无限放大,放大到令思维萌动和情不自禁地就想发芽。
对形象的黑的放大应该是造势,而对抽象的黑的放大恐怕是启智了。这是我阅读这首诗时对诗者邱也也最佩服的一点。他对形象和抽象意象的诗性激发和自如呈现都叫我刮目相看。
同时,这首诗的结构凌而不乱,颇具散文神韵。通过几个貌似游离和散乱而没有多少诗意的句子:
“我欲上去与某条狗同行”
“我走了上去,与某条狗同行”
“某条狗允许我与它同行”
“我与某条狗同行多么有趣”
“我与某条狗继续同行多么刺激”
就把诗意层层推进,就把叙述步步激发,这种结构,虽然我曾经在飘雪姐姐的《烟雨四月》里似乎遭遇过,但诗者邱也也对这种貌似简单的严谨结构的诗性运用却更为大胆,的确使我不由得暗暗称道。
在我的印象中,在现代汉语言语领域,与夜有关的情绪词语很多,比如:夜游子(爱在晚上游荡的人);夜里个(昨天);夜合钱( 接客所收的报酬);夜行人(夜间秘密行事的人,如盗贼、侠客之类);夜不收(夜间侦探;亦指夜晚淫乐者);夜叉婆(凶暴貌丑的女人);夜消(夜宵);夜里(昨天晚上);夜台(长夜台。墓穴);夜夫(更夫);夜漫漫(黑夜漫长。喻指苦难的岁月)。又如:夜艾(夜深深);夜永(夜深);夜定(指夜深人静之时);还有夜室(黑暗的房间;墓穴);夜台(夜庭。坟墓。亦借指阴间);夜府(犹夜台,墓穴)等等。
无论中外古今,黑多指暗,昏暗,光不足。《易·说卦》曰:坤为黑。《素问·气交变大论》曰:黑气乃辱。黑意味着秘密、不公开,意味着违背道德和法律;意味着坏,狠毒,象征着反动。任何文化都崇尚光明正大,黑,往往有不祥的预感。与黑相关的现代汉语言语词汇也很多,比如:黑暗、黑白、黑道、黑底、黑店、黑话、黑货、黑马、黑幕、黑手、黑市、黑心、黑枪、黑钱等等。
邱也也先生写黑或者夜,似乎与这些现代汉语言语词语都无关。他似乎只是写黑夜中死亡脚步夜游至“我”的卧床的巨大的声音,他似乎只是写“我”在什么都看不见的黑中如何与“某条狗”夜里同行。
不过,读罢诗者邱也也先生的这两首与夜相关或者说与黑相关的诗,我觉得邱也也先生对夜或者黑,也许有点过于悲观或郁闷。

2012年4月9日凌晨于听石斋(草就)

★附:邱也也诗作二首



1、《深夜,死者的脚步正在走来》


深夜,我听见
死者的脚步,从远处的山冈
那些正在落叶的树林和干枯草丛
走出,魑魅魍魉的队伍,躁动着

进入城市街道辉煌的
路灯阴影里,踟躇。之后
转过曲折楼梯纵横的网
到达我的卧床:静默

我遮蔽的肉体无法与冰冷相拥
撕开梦尾部难以捉摸的缝隙
坐起来,在巨大无尽的台阶中央
环顾四周,一切的空旷:无言

呵,我听见
听见死者的脚步走来,脚步声
被绿光包裹中
巨大地响起



2、《黑夜,我与某条狗同行》


天空是黑的
天空里的星星是黑的
天空下的大地是黑的
大地上的道路是黑的

我欲上去与某条狗同行

高楼是黑的
高楼里的灯光是黑的
高楼旁边的空地是黑的
空地上偷情的人儿是黑的

我走了上去,与某条狗同行

行人是黑的
行人的影子是黑的
影子穿行过去的树是黑的
树的躯干和叶子是黑的

某条狗允许我与它同行

我们出生前的眼里是黑的
我们出生后的眼前是黑的
死亡之前我们的心里是黑的
死亡之后我们的心外是黑的

我与某条狗同行

我和狗都是黑的
我们之间的距离是黑的
我们的脚步是黑的
我们脚步的声音在街道的响是黑的

我与某条狗同行多么有趣

我们的肉体是黑的
我们的灵魂是黑的
我们的意识是黑的
我们披着一层黑色的皮

我与某条狗继续同行多么刺激

我向某条狗望了一眼
某条狗也对我望了一眼
我和某条狗,就这样
望来望去
黑夜好黑呀,看不清任何事物

共 1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从诗歌表现手法与主题表现之间的关系角度解读邱也也的作品。文章先用对比手法,解读了中外诗歌写“夜”的内涵,然后文章重点解读了邱也也诗歌中运用浪漫主义手法表现主题的特点。文章对邱也也诗歌的结构特点也进行了清楚具体的解读。该文解读具体,把诗歌的主题和表现手法构成的诗歌魅力揭示得很清楚具体。【编辑:春雨阳光】肢体麻木症状及治疗
儿童口臭
小儿中暑
心痛有什么危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