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圣印至尊 第二千零二十七章 娃娃亲?

2019-12-02 15:45: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印至尊 第二千零二十七章 娃娃亲?

“我认识?”梦风一怔。

穆飞阳点了点头:“你应该还记得段剑那家伙吧?“

“段剑?”梦风眉头一邹,很快便反应过来:“你是说,段剑是这剑星阁之人?”

穆飞阳再次点头道:“不错。但准确的说,这段剑乃是剑星阁段家一脉的子嗣!”

“段家一脉?”梦风邹着眉头看向穆飞阳。

后者解释道:“剑星阁,是由三大家族拼凑组成的一方顶级势力。段家,便是这三方家族之一。”

梦风恍然。

只听穆飞阳又道:“说起来段家的处境,在剑星阁可并不好。剑星阁创立时间并不算特别长,才不到两千年。不过三大拼凑成剑星阁的家族,都是底蕴古老,从古时期就流传下来的大家族。段家的祖上,似乎与当时远古剑宗有些渊源。”

“远古剑宗?你是说,古宗决斗场第八层那剑宗的祖上?”梦风眉头一扬。

穆飞阳点了点头:“古宗决斗场第八层的剑宗,正是远古剑宗的后裔。”

梦风再度恍然:“原来如此。怪不得当初在圣者海入口,段剑与剑宗之人一行了。那按你这么说,闻人杰、云清依、金圣他们也是如此咯?”

说着,他也是又问道。

穆飞阳颔首道:“是的。能够进入古宗决斗场的,基本都是一些与之远古八千宗门有所联系的势力存在。就比如我背后的家族,穆家。就是远古八千宗门圣枪楼旗下的一个小家族,一直流传至今。”

“穆家、圣枪楼?”

闻言,梦风眼神不禁露出了一丝好奇。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起,穆飞阳说他背后的势力。

圣枪楼,这个名字他熟悉,在古籍中他看到过。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穆飞阳竟然与这方势力有所关联。

圣枪楼,这在远古八千宗门中,可以算是最顶级的存在之一。

在远古八千宗门时期,八千宗门中,有十二方宗门势力被誉为十二上宗。乃为八千宗门中,最强大的十二方宗门势力。圣枪楼,便位列于这其中。

不过对于穆家,梦风就没听说过了。

在玄申的记忆中,似乎并没有这样一个家族。

这时,穆飞阳也是开口介绍起来:“我们穆家,算是古宗圈子里的一个隐家族。因此别说是大陆世俗界,纵使是古宗圈子世界,知晓我们家族的存在,也并不多。而类似于我们穆家这样的势力,在古宗圈子世界有着不少。比如说,老蓝那货背后的巨剑宗!”

“巨剑宗?”

对梦风而言,蓝断尘背后的这方势力,又是一个陌生的势力名称。

在玄申的记忆中,也完全搜索不到。

“我们穆家与他们巨剑宗,算是世代相交。我和老蓝那货,也算是缘分。我们两势力的老祖,曾算到会有我们这一代同时出生。因此在那时,就给我和老蓝定下了娃娃亲……”穆飞阳说道。

“娃……娃娃亲!?”

看着穆飞阳,脑海中想到蓝断尘,梦风嘴角不禁一抽道:“卧槽,不是吧!老蓝那家伙是女的?”

“啊?”穆飞阳一愣。

“你不是说娃娃亲么?难道说,你……你是女的!?”梦风咕哝了声,旋即似想到什么,猛地瞪大眼看着穆飞阳。

“滚——”

穆飞阳满头黑线。

好半响,他才平缓住被梦风的呆萌给气得情绪,解释道:“我所说的娃娃亲,是在我与老蓝那家伙,都还没有出生时。我们两家老祖定下的。他们的意思是,若是男女,我与老蓝就成婚。若是两女的,就义结金兰。若是两男的,就与我现在和老蓝这样,就结为兄弟。”

“原来是这样。你这货倒是说清楚点行吗?差点让我以为,我辨别男女的能力出现问题了。”梦风呼了口气道。

“是你丫的根本没听我说完好吗!”穆飞阳忍不住再次满头黑线。

“好吧好吧,赖我赖我!”梦风摆手道。

看到梦风这一副,说的跟他有问题似的模样,穆飞阳嘴角就忍不住一阵抽搐。不过倒也没有继续在这话题纠结,而是改口道:“话说回来,老梦你刚刚说的镇星宗,仇怨其实就来自于段剑那货的段家一脉。”

“剑星阁三大家族,段家一脉在五百年前,本是最强大的一族。只是遭遇了一些变故,让这五百年内,段家一脉渐渐没落。如今已经成为了剑星阁三大家族中,最弱的一族。甚至他们的总体实力,连其他两族的一半都达不到。”

“剑星阁设有一位阁主,一位副阁主,十二位长老。阁主、副阁主都掌握在另外两大家族手里。十二位长老,有九位是另外两大家族的。在剑星阁这十四位高层中,段家仅有三位长老。按照这种驱使发展下去,再过两三百年,段家只怕连一位长老都没有了。而到那时,段家就算不被剔除,也是无法再与其他两大家族,并称为剑星阁三大家族了。”

梦风点了点头。

这些信息,并不算什么隐秘,但玄申却并不知道。

此刻穆飞阳一说,梦风才知晓。而按照这么说,段剑背后这段家,差不多就相当于,梦家当年还在羽城,位列五大家族之时的情况。

这时,穆飞阳又开口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段家虽然示弱,但好歹还保留着剑星阁三大家族之一的身份。镇星宗相比于他们,依然不过是只小蚂蚁而已。而据说当年剑星阁段家一脉的三位长老之一,也是剑星阁的十长老之女。外出历练,却因受伤给镇星宗的一位长老强暴了,还为其生了孩子……”

“这些我知道。”梦风打断道。

穆飞阳一怔,有些意外的看向他:“你知道?”

梦风点了点头,解释道:“我杀了镇星宗一位亲传弟子,从他搜魂的记忆中得知。”

“镇星宗的亲传弟子?”

穆飞阳看了眼梦风,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关于怎么结怨的我就不多说了。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那位剑星阁十长老之女,乃是段剑那货的一位姑姑。”

“段剑的姑姑?”

梦风一怔,有些新奇。

穆飞阳略带感慨的道:“哎,说起来这事也悲剧。段剑那位姑姑,怎么说也算是一位天之骄女,其天赋可是相当了得。未来踏入大帝之境,绝非难事。但奈何,遭遇了这等事。让她的大好前途都给毁了。因为此事,算是剑星阁的一大耻辱。段剑这位姑姑的下场,很是凄惨啊!”

“凄惨?”梦风一愣。在玄申的记忆中,完全没有关于这方面的印象。

只听穆飞阳又说道:“此事也是前些年才发生的。按照时间来算,当时的镇星宗已经来了大陆世俗界。对古宗圈子世界的消息闭塞并不奇怪。”

“段剑姑姑此事,发生了很久。但因为欺负好歹是剑星阁十长老,所以事后并没有问责。只是好景不长,大约六年前。这位剑星阁十长老,为了一株能让段剑姑姑,因为这些年的事故,而境界倒退恢复的灵药。亲身涉险,结果陨落在了其中。”

“陨落了?”

梦风一怔。

“是啊。剑星阁十长老的陨落,这可是件大事。只是最终,剑星阁却是并没有查出真凶,且此事不了了之。但只要是明眼人,基本都能看出,剑星阁十长老之死,是剑星阁另外两大家族所为。”穆飞阳叹道。

“势力内部纷争么。”

闻言,梦风不禁咕哝了声。

势力内部的纷争,这他见过太多太多。早已是习以为常了。为了利益,很多人连亲兄弟甚至是亲生父母都能杀害,更不用说,是同势力之人了。

剑星阁三大家族,段家早已示弱。这种情况下,另外两大家族,自然会想尽办法将他们剔除在这之列。毕竟段剑走了,那么剑星阁庞大的资源,将完全由两大家族分配。能够两个人分的,谁愿意给三个人分?

而要剔除段家,最好的方式,就是将段家三位还拥有权力之人抹除。

剑星阁十长老,这位段家的长老,无疑成为了第一位被抹除之人

,就会做好准备,等待一年多后,古宗圈子世界入口开启,返回古宗圈子世界。

毕竟对镇星宗最大的威胁,无疑就是段剑姑姑与剑星阁十长老。他们死了,还有谁能为难镇星宗?至于说段家,段家现在都自顾不暇了,哪有能力去管镇星宗。

但镇星宗,显然并不知道这点!

……(未完待续)

中科医院郝万利
石家庄心脑血管病医院
桂林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贵州哪里看癫痫最好
济南那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