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公平中國土地制度是根本

2019-11-09 02:17: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公平中国》,土地制度是根本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自秦以降,土地一直是私有的,有地主、有农民新中国成立,进行土地改革,农村土地破天荒地改为集体所有,即使在改革之后,农民获得了土地的承包经营权,但是这只是一种长期的使用权,所有者还是集体,这个原则,没有变化 穷人的一个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自秦以降,土地一直是私有的,有地主、有农民新中国成立,进行土地改革,农村土地破天荒地改为集体所有,即使在改革之后,农民获得了土地的承包经营权,但是这只是一种长期的使用权,所有者还是集体,这个原则,没有变化

穷人的一个特征是缺少资本,或者是人力资本,或者是物质资本中国的农民们,偏偏同时缺少这两样如果一个群体始终是无产者,那是没有办法富裕起来的从土地制度改革入手,进行土地制度创新,是解决三农(农业、农村、农民)问题的治本之道

按照宪法规定,农村的土地是村集体所有,这是新中国成立之初,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做出的适当安排但是,当这个集体所有权,遇到国家重点工程征地拆迁、城市扩展拆迁时,农民并无应有的对等谈判权,只能被动接受对方开具的条件,集体所有并不那么理直气壮,集体所有权似乎是虚拟的所有权因此,有人主张,干脆变集体所有为国家所有,可以解决真正所有者的缺位问题,还可以避免集体所有下的各种乱象,特别是村干部集体贪污但是,这不会得到农民的赞成,也有难以预料的不良后果

还有一种相反的但更激进的主张,就是农地的私有化,但是这在政治上就不可能,也会打破农民多年形成的预期和平衡,同样是不可行的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那种认为私有化会造成农村贫富差距拉大,土地大规模兼并的担忧,虽有道理,却是一种过分的忧虑土地的适度集中,形成规模化的大农场,肯定是将来中国农村的主要产业组织模式只要交易的规则是公平的,土地用途是受控制的,加上税收的调节,是不必过分担心的许多国家在土地制度变迁中的经验和教训足以供我们学习和借鉴

一种既积极又稳妥的办法,是将农民对土地的承包经营权资本化现在,法律和政策允许并鼓励农民进行土地流转,也就是把承包权通过转包、转让、入股、合作、租赁、互换等形式转给他人,获取相应收益但是,受到承包期短、不熟悉交易规则、缺乏金融支持的局限,转让方和受让方都有顾虑,流转周期短,操作不顺畅,怕政策多变,没有稳定的预期

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农民的承包权究竟是一种什么性质的权利,农民有没有进行交易的权利在不能改变现有土地所有权的条件下,应该承认,承包经营权,不仅仅是一种使用权,也是一种财产权,是一种物权行为,即他物权他物权源于罗马法,是在他人的所有物上,设定或者享有的权利这样处理承包经营权,既不违背现有的法律规定,所有权还是集体性质的,又符合中国农村和农民的实际,是一种创新性的制度安排邓小平曾提醒人们,对于新生事物,不要总是讨论姓社还是姓资的问题在农村土地制度创新上,也不要陷入姓社姓资的争论只要有利于农民收入长期增长,有利于土地更有效利用,就是值得肯定和试验的

对农民的保护已经有《土地承包法》(2002年),法律的初衷是给农民一颗定心丸,这也是现在每年中央一号文件全是农业问题的意图所在给农民永久性的使用权,应该是农地制度创新的目标农民有了上述的财产权利,就能放心大胆地进行土地流转交易,取得长期收益

减少农民,让农民成为真正的城里人,而不是继续留在农村,才是解决中国三农问题的根本出路但是,普通的农民没有资本,凭什么进城进了城,又凭什么安身如果能通过农地创新,农民们就不再是一无所有,而是带着资本进入城市,而且可以在城里落地生根

纵观过去的30多年,对于深刻改变中国面貌的经济改革,中国农民做出了不平凡的开创性贡献,对于令世界羡慕的中国经济增长,中国农民有核心贡献;更不用说,改革前,通过工农产品人为的剪刀差,剥夺农民利益,为中国工业化奠基,以及在过去的战争和革命年代中国农民的巨大牺牲了所以,善待中国农民,应该是整个社会的自觉而土地制度的创新,有可能收到改变农民宿命之功

(:冷得像风)

下肢静脉炎治疗方法
生物谷
生物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