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半卷残书,半卷江湖

2019-09-14 09:28: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和我谈起他江湖血雨腥风的传奇人生。】
峰,是一个内向的人,少言少语;不喜喧嚣,喜欢安静,典型的宅男。不吸烟、不喝酒、不赌博,没什么不良爱好,身体健硕硬朗,憨笑可爱。不听他说自己是江湖中人,你无法想象他怎么会和“黑色会”联系在一起。
与峰相识在网络里,一个偶然,他走进了我的空间,阅览了我的墨迹,他诧异、惊喜。没有想到我的一篇篇文字将他深深吸引。从此,我们有了话题,有了共同的爱好、兴趣……他会背很多唐诗宋词,不得不让我刮目相看,不敢相信我的眼。就这么一个人你说怎么会与黑社会联系在一起呢?

1
峰,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呆着,老板也不管,时间久了自已又不花钱,有了点钱 有个朋友说开房产中介挣钱,就投了20万。开始还不错,这里的猫腻很多,租三居改五居,要不不好挣钱,找各种理由不退压金,所以纠纷不断,我就去吓唬人,不过看到有的人真可怜我也于心不忍。所以和伙的老不乐意,慢慢的我干的也烦了。
01年打压地产 我们也干不下去了,也出了档子事。租我们房的有一家歌厅的服务生,到月不给钱,不租让走还不走,气焰很嚣张,叫了那里看场子的,我好话说了很多,他说,不给,没有,等有了给。我最后说,给你一个礼拜 不给钱你搬走,不搬走我给你扔出去。当时就不是很愉快,过了一个礼拜,还没搬,我也不想惹事,没办法 带了几十个人去了。
我带了三个人上去,让他们搬,还不动,我就让人抱东西往外拿,他们打了电话,就在屋里和我们打起来了。六七个吧,我的人在外面,听到了进来十几个都给打趴下了,这时他们看场子的也到了,来了大概有20多个。我剩下的人在车里,他们看我们十几个就冲上来了,我们都带着砍刀、镐把就打在一起了。他们没注意还有20多人突然冲出来,人多下手没轻没重,一下打出事了,我就跑了。警察介入,我们开的中介跑不了,赔钱抓人,事挺大的。打死一个,重伤好几个,我元气大伤。人没进去,钱拿了不少。人那边不干,开歌厅的也有人,所以没办法就躲到石家庄了。我本来不爱惹事,基本都是急了以后才出的事。但愿我以后别惹事了,有事就完了……

2
云南瑞丽,很美的地方,那里除了亲妈,剩下的都是假的。在那里的人离缅甸很近,买卖枪支很赚钱,在那里有三方势力,其中最大的就是以胡强为首的“穿林帮”,鼎盛时一千多人,骨干一百多人。在边贸畹町,做军火和玉石都是特赚钱。一般都是有缅甸人送货在这边接,有秘密通道。还有俩帮,为了做这里的生意经常有小摩擦。
胡强势力大,欺行霸市,有一次自已出去带的人少被枪手打死。这事以后手下人进行报复,死了很多人,中缅两方警察开始抓人最后土崩瓦解,跑的跑进得进,枪毙的枪毙。没的混了就回老家,老家没的干,就又隐姓埋名,在北京干娱乐跟一个北京大哥,他老婆叫扎木伊兰,开得黑酒吧。有赐活的,结账的两帮人。唱首歌800、一壶茶4000,客人不知道唱完一结账都傻眼了。那会,人怕事还是咋的,反正很好结帐, 个月200多万。
94年,那时没身份证,没联网,抓住了在里面你要抗住了过几天没大事就放了。那个店叫小“松林”,很有名,让警察抓时连鞋都没让穿,光脚丫大冬天的你想啥样吧。
三个月得到了老板的信任,以后接着开歌厅 我都管场子的安全。京城第一调酒师出自我们店,一瓶金奖白兰地 加一大桶可乐卖了五万六,成本18.5元,金奖白兰地12.5, 大桶可乐 6块。兑在一起愣当路易十三卖,厉害吧。
北京丽花宫,一天一老爸带儿子去唱歌,喝多了在走廊和一帮人碰了一下发生口角,去歌厅的那个年代非富即贵, 要么,就是混的。当时手机没普及,就有1万8和 2万的大哥大,再就是呼机。那老爸认识我老板,我就带人去了,当时重伤一个那边的。打的很惨烈。事后我跑到甘肃,在武威市呆了半年后回到北京。在燕翔,老板开了个桑拿,很挣钱的。我看不惯那里的 ,但有一天,一 受气,哭了。我就看不得女人哭,头一次和 说话。那女孩说家里父母下岗,她中学没毕业。肩不能抗 ,手不能提,她能做啥?要能挣钱,谁干这个和警察打交道。知道了她们也很心酸,看法改变了。不过头天说好了第二天买香蕉给我们吃,在也没有来。
过一个月警察来,说你们这是有这么个人吗,说有,一个多月没来了,原来那天回家被人杀死在家里,为了她的手机,那会才出摩托罗拉。
我不爱说话和 也不说,很难让人接近。第一,我的事太多,不爱让别人知道我的底细;第二,我从来看不惯吹牛的同事,大家只知道我是头也就那样相处。不过都知道我是挺狠的。有一次,店里只有我们6个人,20多人拿着砍刀棍棒,从前台打进来,是我们店用的家具没给人家钱,要几次都不给。出事当时,服务员、服务生都跑了,就我自已冲了上去和他们打起来。6个人中就有一个和我一起打他们,最后打的在医院躺了2个月,咋去的医院都不知道,醒过来以后好像一天多了,这以后就和叫何广路成了朋友。
何广路练散打的,山东梁山人,这次以后知道我也仗义算是朋友了。 个月以后 我开始策划报复打我的人。他们也有店面在东直门那边。有天晚上他俩人就去了,店里有值班的 个人,进去没说话,晚上10点多,一人一个瞬间就打倒俩。那个还没反应过来也给打躺下了,接着开始砸店,最后他们店里据说100多万的东西都给砸了,他们和我们店打了半年的官司没证据,不了了之……


大钟寺批发市场 ,何六子有山东人在那里倒猪肉。不管谁来卖肉,他们就强买然后在自己加价卖。经常去帮他们照场面。有次去了是夫妻和俩个弟弟,不卖给我们,打了起来。他们4个人像是不要命了,当时就把她老公打死了,救护车来了人就不行了。
我们这边人多都带着刀,那女的当时抱着她老公,哭得没气了,满身是血,场面很难说。我打人从来不眨眼,看到那女人抱着她老公的场面,加上那种无助的眼神,我的心突然震了一下,从那以后再也没去过,抓了16、7个人毙了一个。我的一个朋友叫也判10多年。
再以后办事,只要有女人的就走,从不下手,很多时候也许就是女人救了我吧。去了,有女孩在,没下手。有他家里女人在也没下手,要是下手了,也许早就进去出不来了。
也许是因果吧,有次夜里回家,六子他们刚进一小卖店,后面来个人,一枪就打在六子后脑,当时就死了。我当时脑袋啥也不知道了,警察把我也调查一个多月,没别的事,也就放了。我做事出去,不张扬。因为有前科 所以给人感觉这人不咋样。我倍加小心,躲过一次一次的风险。六子事件以后 我变了,变得胆子小了,不冲动了,很多事想的多了,加上年龄在大点也就慢慢好了。
燕翔干2年,上面不让干了,据说是大头让关的。有一本书写的就是《北京黑道》上面就有 “天上天堂 、地下燕翔”。天上,指的“天上人间”“燕翔”就是我们。
北京娱乐业的翘楚,到今天都完蛋了。我好奇地问了一句,故事到尾声了吗?峰,笑了笑,早着呢。

4
就这么一个社会人,竟然会背很多很多唐诗宋词。我虽然喜欢文字,热爱文字,可是,我却发现自己远远不及于他的诗词,觉得自己很惭愧。甚是欣赏。可峰微微笑着说:我接触的没有好人,包括我也不是好人。我说:人,本意是不分好坏的,没什么界限的,人生是一本厚重的书。人,活着,就是用生命书写自己的故事。人生的书,或浓或淡,或深或浅,脚印是笔,岁月是纸。性格与遭遇相融,选择与天时交错,最终定格成一生无法改写的结局。无论是呕心沥血,还是轻描淡写,最先感动的都是自己。白纸黑字,落笔生根,无论悲喜,划上句号,就是圆满。峰,翘起手说:看看你说的多好 要不说喜欢你的文笔呢。写的就是好 我嘴角微微上扬……

5
在北京9 严打,我就又跑了,到新疆库尔勒。那里人挺逗的,你不用买东西,你就去了说,不好吃,他就急眼了。 谁说不好吃,你尝尝。往你手里抓葡萄干、香酥梨、大枣。试吃的这招灵死了。一个集市儿,不用花钱就满身都是吃的。 不过,晚上出去要小心,几个维族人喝酒,你从他们身边上过,都骂你,扔酒瓶子。你低头马上就得走,他们身上都有刀。在那里最有钱的,那会就是买卖玉石。几个帮派为了一个玉坑经常死人。四川帮和贵州人很厉害都是一村的人。
哈哈,手抓肉真的很香,现在,咋吃也没那里的好吃。呵呵,有一次我们帮他们办事,我们几个人晚上去,十几个人在没有5分钟时间就全部倒下了。
这边战斗力很厉害,出事后觉的不靠谱,我就走了,又去了河南安阳冯德卓开的武馆,修炼 4个月过去了。觉的没大事了就和师兄弟跑黑龙江黑河。那会,在那有边贸,老毛子过来进衣服。用皮衣换 1千块钱,就办个边贸,正可以过去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是俄罗斯阿穆尔州州府。 它位于结雅河与阿穆尔河汇合处,与中国黑河市仅一江之隔,两市之间的江面宽度最窄处仅750米,是阿穆尔州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俄罗斯远东第三大城市,也是俄罗斯远东地区的重要口岸。市区面积 0平方公里,人口2 万。属季风性气候,冬季严寒少雪,1月份气温可达零下24度至 2摄氏度;夏季凉爽多雨,7月份平均气温不超过21摄氏度木资源十分丰富。黄金、煤炭、铁矿、木材储量巨大,在远东地区占第一位,石油、天然气、陶土的储量也十分可观。给你介绍介绍, 哈哈。

6
年轻人很容易冲动,也许老板就看上我这点了吧,马上新店开业,家具还没有送来我就带了4个人去家具厂,直接绑人。俩个人进去,有俩个在外面。进去以后,见到老板,用刀顶着家具厂老板的脖子,让老板走。老板不走,这时他们那边也有人围了上来。我就一刀把老板的耳朵砍了一个大口子,在不走就开始往死里弄。最后回到我们店里,家具老板不得不发货。下面很多兄弟都很佩服我,算是孤身擒王。呵呵,几十人受伤 。俄罗斯头版头条,报道北京发生千人械斗就有我。
京环宾馆在玉泉营,我们打赌谁在最短时间内拿回钱, 谁一个月啥都不用干,前提是不许借。我们出门身上都带着刀,出去几个,有的拿回50 ,有的 0,最后我出去了。那会的出租车 8毛一公里,天津大发,黄色的那种,拉一天好的也就100多。那天,连蒙带骗的,弄到 00多,回来让大家不得不佩服我。呵呵……
那会雅宝路批发市场,全是俄罗斯的,来进服装,也有钱。在那有个老外问路,我们把人家骗到五楼,接着,把钱洗干净。很是嚣张……怎么样听的,你怕不怕呀!俏皮的问我。我说:怕,你不怕吗?他说:怕呀,没办法,步入江湖 真的身不由己。他笑了笑,问我,怎么还觉得我是好人吗?我也笑了笑说:我理解的好人是不欺骗我,对我好的人就是好人,其它的都与我无关。他说,也是这么个理。我问,你现在还在江湖中混吗? 他说,老了,江湖已经是后生的了,打不动了。

7
90年代,最大烟草集散胜芳,我去了那里进了九块钱一条的希尔顿,背了40条 60元,带了400元,回来比较顺利。到县城往各个小买店推销,一条25,一天就卖完了。天大的利润,那个年代,县长一月才150元。接着就又去了,那年我还不到20岁,不是回回都有好运气。最后一次在北京一个叫德仁务的地方,被警察查到。那会看守所进去要挨打的,逼着你喝牛奶和咖啡,牛奶就是牙膏挤到水里。咖啡就是烟揉碎了放水里。我反抗,太小,把我打的动不了,当时心里就发狠出去把他们都杀了。时光转眼两年,在那里度过 心里变化极大。出来以后 接着报复社会啥坏干啥。在里面认识的人,很多都知道我涉世不深,就拉拢我,最后和一个叫曾凡兵跑到云南,和那里的黑帮贩卖军火、看赌场、都是地下的。在那里,我年龄小,自已怕挨打,所以每次下手 都毫不手软,往死里弄,慢慢的自已也小有名声,没有太多的人敢惹我了。
9 年严打,没法混了,就在京广线黑吃黑。在火车上买一张票一个人先上车,上车马上从窗子把票递出来 第二个上。就一张票上7、8个人,在车上,看哪火人偷东西,偷完了我们就去要。不给就打,出事警察来了,我们就说他们偷东西,也没事。慢慢地得罪了道上混的很多人。 在一次回广州的火车上 我们8个人被 0、40人追着砍,我当时也是身体好,年轻,眼心被刀划开,差点没命。8个人当时就挂了2个,我跳了车算是捡了条命,养了俩个月,回头一打听, 毁了,我们一伙人被抓了,最轻的1 年,我也不敢再呆在家里。家里也去警察,就这样开始到处流浪到处漂泊……

共 620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自传体小说,已第一人称的方式,叙述了峰,即“我”的江湖生涯,有腥风血雨,有风起云涌,更多的还有亡命天涯。是不是人一旦与江湖扯上了关系,就该与生命的惊魂有着不可分隔的撕扯。正如这篇小说的叙述者——峰。他为了生计,从一个为了赚钱,开房地产中介到不得不挥刀砍人,不泛一种凄凉的感觉。很多时候,不是你想去做什么,而是命运面前,你不得不去做什么。此小说的叙述者,峰,便是生活在夹缝中的人。他的命运是可悲的,可他毕竟还活着,在他的叙述中,又有多少与他有相同命运的人,永不复返。小说的前半部分平实无华。后半部分该是作者对人生的感悟,前半部分的朴实,与后半部分的华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给人很强烈的反差感。问好作者,推荐赏读!【编辑:竹儿】
1 楼 文友: 2015-06-12 09:56:47 问好作者,一篇自传体小说,书写了江湖路上的辛酸往事。 以文艺的情怀,书写安静的文字!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6-12 20:1 :51 感谢文友留墨,祝友安好。
2 楼 文友: 2015-06-12 09:59:12 峰,在这篇小说中,他虽自己叙述,自己说笑,
可他的笑,透着无限悲凉,
江湖路漫漫,何处才是安身立命之所在。
小说将一个亡命天涯人的辛酸往事描写的很凄凉,
也写出了峰的无奈。 以文艺的情怀,书写安静的文字!
 楼 文友: 2015-06-12 10:02:29 温馨小提示:下次发稿前,请仔细修改错别字及标点符号,首行缩进两个字符,段与段之间、行与行之间无空行。省略号可用shift+6期待您的下篇精彩! 以文艺的情怀,书写安静的文字!
回复  楼 文友: 2015-06-12 19: 5:0 谢谢文友,隔屏问候。我会继续努力!威门热淋清颗粒价格是多少
小儿口舌生疮
什么牌子的纸尿片好
孩子口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