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贵女反穿生存记 第一百零八章 人心里的那杆秤

2020-01-17 02:43: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贵女反穿生存记 第一百零八章 人心里的那杆秤

雾,渐渐散开,冷冷清清的光晕,浸染着市场的每一个角落,这家店铺里的光线也跟着明亮起来。这里是专卖计量器具的,大到足足一米多高,百十斤重的吨磅,小到家用的体重秤老太太们买菜有时会带着的,像钢笔一样的手提秤,样样俱全。货品琳琅满目的摆满了,十几平米的空间。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坐在一把摇椅上,腿上放着一个小巧精致的半导体,在听着几十年前流行的歌曲。

钱盈儿是第一次走进这种地方,这里的货品她仅见过卖菜的商贩,平时用的可以放在桌子上的那种秤。钱盈儿观测着这里的一切,感觉这也好奇,那也新鲜。

见他们进来老者缓缓站起:“年轻人,想要点儿什么?”

“我──想要一台卖蔬菜水果用的秤,您看哪种合适呢?”

王德厚想听取老者的建议。

“你是搞批发?还是零售?

“零售?”

“哦,是这样啊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几种都可以,就像那种几十斤一大袋子的苹果,或是一筐梨都可以约出准确的重量。”

“那么这些的价格是……?”

“哦,这种台式的一百五,这个稍大点儿的二百五,这种的三百三。”

老人家用手一一指着,详细地给他介绍价格。买东西总是这样,买者总想更便宜一些,而卖者总是希望利润多一些。所以,买东西有时是一种心理较量。

“我想要这台,老人家,这个价格……能不能便宜一些呢?”王德厚指着中间那一台问。

“年轻人,你放心,我绝不会给你多要。我这里一向是价格公道,保证质量的。”老者很严肃的说。

“我听说,有一种秤可以让人多挣些钱?”

“哈哈,年轻人。你这么问。就说明你的动机不纯。我做这行几十年了,那种八钱变一两的秤,我绝对不卖。”

老者又严肃地说了一句,他所指的八钱变一两。意思就是那种本身就缺斤短两的秤。

王德厚暂时没有回话,停顿了片刻。

老者走近王德厚,拍了拍他的肩膀。

“年轻人,我这里还有一杆秤,你知道吗?”

“在哪里?便宜吗?”

“在这里。它是无价的,多少钱都不卖。它是衡量人心的,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有。”

老者拍拍自己的胸脯,语重心长地说。王德厚点点头,不再争论价格的事了。

“老人家,我就要这台了。”王德厚再次指着中间的那台,认真的说。

“二百五这个价格,确实有些不好听。这样吧,我再让十块,二百四十块钱卖给你。”老者自己把价格降低了十块钱。王德厚更不好意思再砍价了,把秤搬到车上,付了钱准备离开。

他带上钱盈儿,去了那个蔬菜水果批发区,一路上那位老者的话一直萦绕在耳边。

衡量人心的秤是无形的,也是无价的。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有,首先要衡量自己。

王德厚还没有想好具体要批发点什么,心里还想再比较一下价格差,一切十拿九稳了才正式开张。走过昨晚曾到过的那个蔬菜区,但他并没有过去。他不想去见昨晚遇到的那个卖黄瓜的大哥。因为仅有一面之缘,怎么好意思去麻烦人家?

“这里好大呀,好浓的生活气息”钱盈儿忍不住赞叹道。她的确很喜欢这里,感觉这里有一种向上的力量。

“你喜欢呀?喜欢就想办法天天在这里生活。”王德厚笑着说。

“住哪里呀?”钱盈儿天真的问。

“这还不简单。随便找一个批发商嫁了,天天可以来这里,而且,晚上还可以住在车上。哈哈……”王德厚说完,自己笑了起来。

钱盈儿终于明白过味儿来,揪住王德厚的耳朵。狠狠地拧了一下。王德厚“哎呦”一声,不再开这样的玩笑了。

他们在拥挤的人群和车辆间,艰难地走着,看着。突然,一阵响亮的吆喝声吸引他们驻了足。

王德厚把他那辆破三轮车,艰难地推到一个角落里锁好。然后,拉着钱盈儿顺声音找去。

那是一辆大货车上传出的吆喝声,车上有半车蘑菇,一筐筐的摆放在那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站在车厢的边缘,嘴里不停地吆喝:“蘑菇便宜了啊五毛钱一斤,赔本儿给你了啊我家有急事需要马上回去,所以只好把这些菜处理了。快来买呀,转手就能赚两块五……”那人不思疲惫的吆喝着,车下站着一位妇女,也是巧舌如簧,小嘴儿“巴巴”的讲个不停,夸赞自家的蘑菇有多好。

有些禁不住“高利”诱惑的小菜贩子,争先恐后的往这里挤。这个说“要三筐”,那个说“要五筐”争抢个不停。

王德厚陷入了思索,他拿出那个“考察价格”用的小本儿,上面清晰的记录着──蘑菇,一斤三块。傻子都可以算出,一斤能赚两块五。想到这里,王德厚心里痒痒的,这种便宜事儿,可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王德厚丝毫没有做生意的经验,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点点头通过了那个决定。如果说,王德厚丝毫没有做生意的经验,钱盈儿就更不懂了,两人懵懵懂懂的便付诸了行动。

“我要三筐。”王德厚挤过人群来到车跟前,举起手示意。车上站着的批发商低头看着他说:“兄弟,有眼光,你日后一定能成大老板。”

“借您吉言了。”王德厚还美滋滋的,认为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老婆,帮这位兄弟搬几筐蘑菇。”那位批发商吩咐站在车下的那位妇女。

“等会儿,大哥。我去推我的车。”王德厚说完,去推自己的车了。

车子推来,那位妇女十分热心的帮王德厚搬下几筐蘑菇,并一一过了秤。

“兄弟,你看好了,这重量绝对只多不少。金额,八十五块三。这样吧,零头儿去掉,你拿八十就可以了。”

那位妇女一边看着电子秤上的数字,一边说。

王德厚凑近了,仔细观测着。上面显示的数字,确实如她所说。就这样,高高兴兴的交易成功。王德厚心里盘算着这几筐蘑菇能赚多少钱?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

善良的王德厚和钱盈儿,心里想着如何做好这第一笔生意?他们首先想到的是诚实,不做奸商。然而,他们只是用心里的那杆秤衡量着自己,却没有想过去衡量别人……未完待续。

ps:新书需要支持,再次求推荐和收藏订阅。

...

海南省中医院怎么样
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怎么样
南昌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莱芜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徐州白癜风
分享到: